当前位置: 首页>>培训专栏>>培训者培训>>正文
 
接受“慕课”还是面临衰退?
2013-09-27 00:00  

接受“慕课”还是面临衰退?

源自:中国教育报2013年09月27日第7版

日前,清华大学与美国“在线教育平台”(edX)同时宣布,清华大学正式加盟美国“在线教育平台”,成为美国“在线教育平台”的首批亚洲高校成员之一。无独有偶,据英国《泰晤士高等教育副刊》报道,就在近日伦敦举行的英国大学开放及在线学习会议上,英国南安普敦大学副校长邓恩·纳特比穆发出如下警告——

“不接受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MOOCs,又称‘慕课’)就是死。”英国南安普敦大学副校长邓恩·纳特比穆近日如此表示并宣称,“大学必须欣然接受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行动,并适应他们的教学方法,否则将面临一个艰难的未来”。纳特比穆解释称,随着越来越多的大学把课程免费放到网上,那些不选择这么做的大学就面临被抛在后面、错过开发一条创新并面向未来的高等教育新途径的风险。

陈绍继

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能够把学生和学术界从传统的讲授中解放出来

纳特比穆在伦敦举行的英国大学开放及在线学习会议上说出这番话。他同时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大学的教学内容免费提供,为什么会有人每年掏9000多英镑接受大学教育?如果大学课程随叫随到,谁还会再来听课?”他表示,结论“显而易见”,“不是‘慕课’就是死。更重要的一点是,赶快做。”因此,纳特比穆认为,“聪明的大学将会接受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行动,”并以此在教学和学习的前提下发展创新。

“我不认为这是大学教育的结束。”他强调,“但是我坚信,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及其培育的技术能够把学生和学术界从传统的讲授中解放出来。”纳特比穆认为,学生对于和400多人坐在一个报告厅里而且“远距离”地听课提不起兴趣,这种体验很容易被在线学习取代。“学生们寄予高期望值的是高质量以及与学术界的互动接触时间。”同时,他强调,“能够让他们发展的时间……可转移的技能,例如与团队合作、与别人一起解决问题以及公开有效的交流能力。这些都是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不容易取代的。”

在会议上,英国开放大学副校长马丁·比恩也表示,如果大学忽略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那将会潜在地错过向国际推销自己的巨大机会。“去年,美国排名前20的18所大学开始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他们创造了这一时刻……我们突然有了这个倾斜,从此世界将永远不再一样。”马丁补充说。

“大规模”和“在线”使课程引人注目,然而很多只想体验的报名注册膨胀了前者

美国教育部副部长玛莎·坎特在宾夕法尼亚大学上课时,就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曾提出了看法。她认为,当今乃高等教育大创新和实验之时,我们需要对于创新的作用和功效以专业和严谨的态度加以评估。她强调,对于目前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服务于该体系之外的人们及其明显价值需要仔细分析。例如,免费大型公开在线课程项目“课程时代”(Coursera)的大批学员有大专学历,80%有学士学位。那么没有证书的那些人有什么经历?他们完成学业了吗?如果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的好处是帮助高等教育更加民主,那么如何使这个群体来参与、完成并拿到学分?

坎特还认为,因为上网和持续使用的成本,很多家庭无法使用因特网。例如,35%的美国成年人来自低收入家庭,没有大专学历,家里无法使用宽带。对于这些无法联网而失去机会的人们来说,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增加了数字鸿沟的代价。这不是针对他们而言,而是为了更好的通讯政策和更低的关税。

针对这些看法,建立一个研究议程是一个好的开端。“课程时代”合作创始人之一达芙妮·科勒也提出了一个问题,“大规模”和“在线”使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引人注目,然而很多只想体验一下的报名注册也膨胀了前者。被注册的以及不能完成学业的人数减少了新的人力资本产量,对于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合法公益的投资也大打折扣。

那么谁能完成学业?初步证据表明,有学位的人更有可能完成。但是这个要通过若干课程来评估,应该了解什么原因导致不能完成——是进度,必需的基础技能缺少,认可证书的缺乏,还是方法本身?

其次,就是“开放”的问题。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不花钱,部分原因是大学补贴课程发展。杜克大学的生物电学网络课程的建设和传送耗时600小时,毫无疑问它是在前任学生和助教的经验基础上建立的。因为创造了公益而将这个成本归因于公共资金吗?如果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使用公共财政收入,这会使它们符合规章及国家规定的质量保证吗?学生为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付费能否带来监管要求和保护消费者的模式?而且,目前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提供大杂烩课程,供个人选择,而不提供学位课程。迄今为止,没有难度分类,没有课程与课程建立的联系,而且不能整齐有序地呈现思想和概念。

再其次,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为那些对教育改革及学习经验感兴趣的人们抱有太多的承诺。优秀教学的展示及为了丰富课程而使用技术的模式是无价的,对于不同实践的作用以及如何被感知、如何影响学生的研究值得探求。

最后,如何界定成功和失败?为此,我们首先需要明晰期望。这样才能建立标准,寻求打下坚实基础的措施。

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是提高教育的廉价方式,但反过来减少了与课程导入相关的收入

目前,全世界几十所排名很高的大学已经签约美国的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平台,例如“在线教育平台”及“课程时代”。与此同时,英国的一些大学也在准备于秋季发起“进攻”,例如“未来学习”(FutureLearn)。

然而,有专家认为,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可能被证明使大学分心、增加投入。从事战略咨询和投资的巴特农集团伙伴安世文·阿索摩表示,该集团对于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是否有益持“骑墙”态度。

“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是提高教育的廉价方式,但反过来说,减少了与课程导入相关的收入。”阿索摩在伦敦召开的海湾教育大会及展览上如此强调。他表示,网络课程对于业余或海外学生“触手可及”,“但当你与整个亚洲、一些新兴市场的雇主谈话时,他们不会肯定在线教育的质量。他们还是相信眼见为实的大学。”

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能够允许学生“坐在伊朗”而获得权威课程,但是当巴特农集团调查潜在的国际学生时发现,学生们想去国外获得对另一个国家的体验,而不仅仅是课程内容。同时,阿索摩认为,在学习过的国家找份工作的前景对学生也是一个诱惑。

其实,阿索摩很早就对因特网会从根本上改变大学模式的想法提出质疑。他指出,30年前,电脑的出现加剧了人们对通过笔记本电脑来完成教育的揣测,但这个预测没有成真。“将来会有变化……但是巴特农集团的观点是,与其说是游戏规则,不如说是专家预测。”

英国开放大学博士生的研究数据显示,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平均完成率低于7%

英国开放大学博士生凯蒂·约旦编纂的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研究数据显示,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平均完成率低于7%。凯蒂的研究课题是“在线学术社会网络”,并专门花时间搜集完成网上免费学习系列课程的信息。到目前为止,她已经追踪了完成29门网络课程的百分比信息。她的新作《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信息图表及数据可视化导入》由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发行。凯蒂基于当地报纸报道、大学文献、简报及其他信息资源(包括《泰晤士高等教育》)的研究结果,29门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的完成率只有6.8%。

其中,完成率最高的课程是“函数编程原则”,由洛桑联邦理工学院提供给美国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平台“课程时代”。根据凯蒂的研究,5万名注册学生中大约19.2%完成了学业。与此大相径庭的是普林斯顿大学的“自从1300年的世界历史”课程,也由“课程时代”发布,注册的8.3万名学生中只有0.8%走到最后。

同时,前6门完成最好课程中有5门仅靠自动评估,没有同行参与。纯粹依靠同行打分评估的课程完成率一般都相差甚远。自动评估的17门课程的平均完成率是7.7%,包含一定程度的同行评估的11门课程的完成率只有4.8%。

“一般来说,对于大多数课程而言,完成率被定义为拿到证书人数的百分比——你可以认为他们已经通过了课程。”凯蒂表示。凯蒂认为,很多人即使没完成学业也受益匪浅,但是完成率才能够表示一门课程有多么成功。“人们注册时可能对于完成率评估毫无意识,但是我不认为完成率完全没有意义。”

(作者单位:甘肃省白银市教育科学研究所)

关闭窗口
校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327号(三孝口校区)邮编:230061 / 安徽省合肥市经济开发区莲花路1688号(锦绣校区)邮编:230601
版权所有@合肥师范学院 皖备案号 050037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