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资源中心>>正文
 
胡远明:小课题研究之四
2013-10-23 00:00  

小课题研究之四

课堂教学:小课题研究的主阵地

课堂教学诊断是一种研究行为

前一段时间,我们让小课题组的教师观摩了郑州102中学的一节英语课,然后让大家完成一份作业:首先,针对这节课提出一个有价值的问题。其次,把该问题写成一个小课题的题目。再其次,针对这个问题提出一个或几个解决办法。最后,写出对本节课或者这个问题的一些看法和思考。从作业完成情况看,部分教师的诊断结果不尽如人意,如问题描述不够具体、不够聚焦,问题含混不清。部分教师问题列举过多,且多是泛泛之谈。部分教师的问题比较肤浅,没有太大价值。当然,也有部分教师提出的问题具有一定价值。

课堂教学问题诊断,就是发现课堂教学中的问题,并进行分析、积极改进的过程。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课堂教学诊断也是一种研究行为。我们之所以拿出一节课让大家共同诊断,其主要目的是培养教师的课堂教学诊断能力,帮助他们树立课堂教学的问题意识。事实上,诊断某节课,同时也是老师们在对自己的课堂进行诊断,因为这种诊断能力是可以迁移的。

真正的研究离不开课堂教学

我们首先来看一段顺口溜:“名词是秃子,必须戴帽子;可数名词单,前边a和an;元音因素前,必须an来管;其他各情况,都用a来连。”英语中有关“可数名词和不定冠词”的关系,学生反映总是搞不明白,于是郑州5中的王允仿老师就编写了这样一段顺口溜。

通过顺口溜或者讲故事的方式,帮助学生掌握英语语法知识,这是教师智慧的体现。我们都知道,英语语法是英语教学中较难的内容之一,教师难教学生难学。那么,如何让学生掌握这些英语语法知识呢?王老师通过大量的故事、顺口溜、典故等,给枯燥无味的英语语法增添了很多的乐趣,使学生对英语语法爱学、乐学、会学,并开发了学生的智力与潜能。

其实,这些看似简单、有趣的故事或顺口溜,恰恰都是长期研究的结果。从王老师身上,我们可以明白一个道理,即研究没有止境——课堂教学就是研究的试验田,学生就是研究的对象,学习效率就是研究的结果。正如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所说:“凡是感到自己是一个研究者的教师,则最有可能变成教育工作的能手。”

研究成果应体现在课堂上

我们再看一则案例:

以《游褒禅山记》的教学为例,为加深学生对文章内容的理解,郑州102中学单洁老师在课堂上采取了多种阅读方式。第一轮,低声自由朗读,重点矫正字音。第二轮,轻声自由朗读,调整呼吸,感知断句。第三轮,放声自由朗读,熟悉整段内容。第四轮,组内合作朗读,查找对方的优缺点。第五轮,听录音,看视频,在视听享受的同时,矫正自己的朗读,进一步理解文本。第六轮,班级分组朗读,取长补短,再次熟悉文本。第七轮,背诵过关。因为形式的多样性,使得学生对文章能够有较多的接触与认识,从而有利于后期对文本展开进一步学习。

以上案例,显然是教师为提高课堂教学效率而进行的有效尝试。相关研究,就是针对课堂教学中的实际问题、困惑而采取的相应解决办法。

谨防课题研究与日常教学脱节

我们也发现,部分课题研究成果丰硕的教师在自己所在学校并不受相关领导和教师认可,有时甚至成为他人的“笑柄”。原因何在?其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些教师所教学科没有取得较为出色的成绩。也就是说,在目前应试教育的大背景下,该教师并没有用突出的教学成果来说服其他老师并证明自己。那么,部分善于研究的教师,为何其教育教学成绩没有像他的课题研究一样令人瞩目呢?其核心问题在于这些教师的研究成果与课堂教学还没有较好地结合起来,出现了研究和教学“两张皮”的现象。部分教师知道课题怎么做、做什么,研究思路非常清晰,而且也善于表达,但其研究成果和他自己的课堂教学并无内在联系,他并没有把研究成果转化为课堂上实实在在的教学行为,因此,其课堂研究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教学质量也难以提高。

教师做课题研究,主要目的应该聚焦于课堂上那些实在的问题,是基于课堂的研究行为。比如,一个学困生,一节课,一个教学环节,等等,都可以成为研究对象,成为研究的切入点。教师的课题研究一旦脱离了具体课堂教学,就失去了课题研究的根基和现实意义。

《中国教育报》2013年10月23日第9版

关闭窗口
校址:安徽省合肥市金寨路327号(三孝口校区)邮编:230061 / 安徽省合肥市经济开发区莲花路1688号(锦绣校区)邮编:230601
版权所有@合肥师范学院 皖备案号 05003732号